【美亚名人堂】皮埃罗-斯加鲁菲:《硅谷百年史》作者

       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位朋友,是一个很难被准确定义的人,工程师、科学家、设计者、学者、作家、哲学家、历史学家、诗人?都不准确。他就像硅谷本身一样,是一个跨界的综合体,参与历史,却又返观潮流。他深谙硅谷的创新之道,也熟知历史与哲学的含义,他的自我反思,像是浮躁世界的一片荷叶,遮蔽狂热,带来清凉。

       他就是硅谷精神布道师《硅谷百年史》、《人类2.0》的作者——皮埃罗 斯加鲁菲(Piero Scaruffi),目前正式担任美亚创新促进会科技顾问

图1  皮埃罗 斯加鲁菲赠新书《人类2.0》给美亚创新促进会Stephanie会长 


       人类的知识

       总是被自身感官的不足束缚

       我们无法感受

       那些比我们大的多,或小的多的世界

       未来却总是对不可见疆域的侦察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皮埃罗

 

        皮埃罗原籍意大利,数学家与计算机科学家,于1983年来到美国硅谷,作为工程师,早期从事互联网设计研究,后期成为成为人工智能先驱认知科学专家。作为硅谷黄金时代的亲历者,皮埃罗无疑是当今世界最懂硅谷的人之一,他见证了硅谷这30年来的兴盛过程,职业生涯横跨产、学、研三界。

图2 皮埃罗对于硅谷的创新精神,有着独特的理解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皮埃罗认为,硅谷人有4个特点:“质疑权威”、“不同凡想”、“改变世界”“容忍失败”。 正是这四个特点,成就了硅谷人,也成就了硅谷。放眼看往世界,虽然各种“谷”层出不穷,但真正能够做到这四点的地方很少。

 图3 皮埃罗在大学发表演说

       随着全球化和贸易分工的不断深入,这无疑是科技发展的黄金时代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各种先进技术无疑会继续加速重塑我们这个世界,而人们通常更关注的是“我到底能拿新技术做什么”或者“下一个颠覆性技术是什么”

       皮埃罗认为,正是对“我到底能拿新技术做什么”这个问题与众不同的回答,使得硅谷从一个无名之地,变身成为世界创新高地。硅谷从来不是“研究”中心,而是“研发”(R&D)中心,更偏重“开发”而非“研究”。当别的技术传到硅谷时,硅谷的人会想:这项技术该怎么才能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便利。”

       技术的初心,应该是解决问题。但随着资本的追逐,帮助创意落地的同时,往往也会扼杀初心。对于在硅谷和中国的各种狂热投资或者短期投机行为,皮埃罗也感到非常无奈,因为他认为,纯粹资金的推动,只会造就泡沫,并不能成为伟大创新的摇篮。

 

图4、皮埃罗接受中国国内媒体采访

       作为中美科技文化交流的使者,皮埃罗时常访问中国,到访过很多国内的重要城市,他为这些年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激动,并通过各种论坛采访,积极与国内的各级政府、科技界、企业界、学术界的领袖们交换观点,共同推进两国科学、技术与商业进步。 

       对于未来的中国,皮埃罗认为充满希望: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度,天然塑造了跨界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。”而在20世纪30年代,麻省理工大学的Vannevar Bush和Ernest Orlando Lawrence才提出“大科学”的概念:即,解决大问题时,需要不同的科学家聚集在一起,比如核能和互联网的诞生都是如此,学科的跨界让知识整合和挖掘的效率倍增,这种“大科学”就是“大数据”的最早应用。

图5 皮埃罗在新书《人类2.0》中,认为中国古人的跨界身份对于解决大问题非常有帮助 

        “而中国古人,先天具备多线程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,比如,唐宋时期,理想的“君子”一定一个跨学科的学者,他必须同时是政治家、历史家、作家、画家、诗人、书法家,他需要学习所有的经典书籍。可以说,中国早就创造了一种多任务处理思维。唐宋时期的读书人,能够肩负起解决社会大问题的责任,正是由于他们从不同的领域吸取了足够多的知识。”

       有人问,书法和解决社会大问题有什么关系?“当然有,书法在无形中塑造着你的大脑,让你更有智慧。而只要拥有一个有智慧的大脑,不管面临什么问题,你总能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案。”

图6《 硅谷百年史》是皮埃罗的数十年感悟集大成之作

       皮埃罗认为,写作是对自己多年经历的一种交代:从“硅谷百年史”到每种技术的演变史,我想首先让读者们弄清楚每种技术的的来龙去脉。毕竟,如果你能清晰的理解一种“新事物”到底从哪里来,经历过什么,你就更容易的理解它到底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。这也是为什么我每篇技术的论述都是从“简史”开始的。

       当然,大家最关心的是每种技术的具体趋势,关心未来我们能使用怎样的产品和服务。其实在讨论每种技术时,我都指出了目前“什么是缺失的”,它能更准确地告诉你未来会如何。比如,如今的人工智能研究里,常识部分是缺失的,只要常识问题不解决,就不会有真正的智能机器。

图7 比较起人工智能的进化,皮埃罗更担心人类智能的退化

       当下,有许多人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表示担忧,包括硅谷的多位科技大咖,都在不同场合,对奇点来临表达了忧虑。而皮埃罗表示,相比于人工智能的威胁,他更担心人类智能的退化,实际上,人工智能赶超人类是个伪命题,超越人类的超智能也一直存在(比如鸟类、蝙蝠、海豚的部分能力)。人工智能的未来是“增智”,并会为人类创造更多的好工作,而不是简单的替代人类。 

       总之,多讨论目前“什么是缺失的”比直接描述出一个未来更重要。因为,人人都知道,汽车等已有的东西接下来当然会升级,更新的更好,但真正的塑造未来世界的“大研究”,是目前还缺失的,没有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皮埃罗认为,当人类不断追逐科技创新的一个个高峰之时,或许有时候需要回到起点,重新反思走过的路。比如,科技高速进步的今天,我们真的变得更快乐了吗?如何确保科技的进化会带来更多爱而非仇恨?能带来更多的和平而非战争?

图8 未来有机世界与合成世界的联姻,终将造就“人类2.0”

       对于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纳米技术、虚拟现实、后社交媒体、3D打印、太空探索、区块链、生物科技等前沿科技,皮埃罗在他的新书《人类2.0-在硅谷探索科技未来》中进行了自己的独特阐述。

PS:

       皮埃罗热心于教育事业,在曾在哈佛大学、斯坦福大学、加州伯克利大学担任客座教授,并在硅谷创办最有影响力的跨界L.A.S.T节(融汇生活、艺术、科学、技术),吸引整个硅谷最优秀的生活家、跨界艺术家、科学家和技术达人的参与,LAST节与TED大会(技术、娱乐、设计)、Burning Man(反传统狂欢节)并称为硅谷跨界艺术和创新灵感来源的三大活动。